湖南最后的慢火车④|7275次:流动的乡村慢生活,流动的乡愁

社会万象红网张兴莎 徐士洁2019-06-23 11:03

编者按:有时候,慢也是一种情怀。当高铁时代呼啸而来,城市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之时,在湖南怀化,依然有四趟没有空调、没有软座和软卧、逢站就停的绿皮“慢火车”,它们穿行在大山深处,为沿线的菜农、果农、居民、铁路职工和学生慢下来,它们是一个时代的记忆。

它们是7269/7270、7272/7271、7266/7265、7275/7274/7273次列车!

红网时刻新闻推出“湖南最后的慢火车”系列报道,以图、文、视频的形式,全景呈现和记录四趟绿皮慢火车的扶贫之旅与时代使命。

【火车自述】

我是7275/7274/7273次列车,每天往返于怀化、新晃和益阳之间。我有6节车厢,每天7:21准点从怀化火车站出发,1小时22分后到达新晃。休息半小时后,我又返回怀化,再出发一路向东,20点36分到达益阳。全程530公里,最高票价35元,最低票价1元,单程停靠35个站。

7275/7274/7273次慢火车。

“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,什么都可以接受。相反,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,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,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。而后,做一个简单的人。”

这是上世纪90年代最为流行的电影《阿甘正传》中一句经典台词,那时候的年轻人都喜欢坐上绿皮火车,吃着列车员推车贩卖的瓜子、饮品,谈谈电影,看看沿途风景。

如今20余年过去,当年乘坐火车的年轻人已经不再年轻,绿皮慢火车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但是,7275/7274/7273次列车依然在怀化、新晃、益阳三地穿梭,不仅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,更承载了很多铁路人的青春。一列列来去的慢火车里,是流动的乡村慢生活,更是流动的乡愁。

满载乘客的火车车厢。

老线路:比公交车还方便

6月的一天清晨,49岁的刘玉英又买了一张7275次列车从怀化到冷水铺的火车票。这天正是赶集的日子,她想去看看集场上有没有新鲜的小菜还有乡下的土鸡。

8点06分,列车抵达冷水铺站。早在到站前10分钟,刘玉英便开始悄悄起身,前往列车门口占据最有利的位置。“集市不大,还有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是乘坐这趟火车去买菜,我必须第一个下车,才能抢到最好的菜品。”

赶集是7275次列车的一大特色,农历逢1和6都是热闹的日子。不少乘客会从怀化火车站出发,乘坐几十分钟的火车到达冷水铺,赶集一小时后,再回车站搭乘从新晃返回怀化的7274次列车,到家正好可以用才买的新鲜食材烹饪一顿美味的午饭。

除了赶集,还有不少人是搭乘火车去上班,或者走亲访友。7275次列车,从怀化到新晃的火车票价仅需6元,途经的每一个小站都会停靠,对于当地居民来说,比公交车还方便。

新晃处于云贵高原苗岭余脉延伸末端,既有高原地相,又有山区特色。如果搭乘汽车出行,从怀化到新晃的大巴是38元,票价是火车的6倍多,而且几乎全是山路。

9点20分,23岁的小伙周阳带着妈妈,早早在站台等候,准备第8次踏上去往怀化的7274次列车。

“我每个月都要带妈妈去怀化的医院复查,坐汽车全是山路,她晕车根本受不了。”小周说,妈妈的病并不好治,必须去大医院,幸亏有这趟火车,否则这病还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。

从怀化到新晃这列绿皮慢火车,20多年里从未涨过票价,虽然路程不算远,但对于当地居民来说,一直是最便利、最舒服的交通工具。

慢火车上的烧煤锅炉。

老物件:烧煤锅炉供热水

7274次列车刚从新晃出发,一节车厢里的洗漱盆突然出现了情况,“老冯,你过来一下,这边水盆又堵了,我弄了半天都没通,你来帮个忙。”一听这情况,列车长冯博赶忙上前。

老火车上设备陈旧,洗漱盆堵塞已是常态。看到即将溢出的水盆,冯博和另一名列车员一点也不慌张,熟练地打起配合,一个人拿着钳子,一个人打着灯光。

不一会,洗漱盆里就响起了“咕噜噜”的声响,通了!看样子处理这些老火车上不听话的老物件,列车长还是有一套。除了这偶尔闹闹脾气的洗漱盆,在7275/7274/7273次绿皮慢火车中,还有一个“老古董”。“烧煤的锅炉绝对是绿皮慢火车的标志,但是现在,就我们这趟车还在使用,它夹在两个车厢之间,很多年轻的列车员可能都没见过。”冯博说,他值守的这列火车是唯一还有锅炉的慢火车。

“冬天还好,烧锅炉暖和,到了夏天,烧热水倒是快,但我们烧一次水衣服就会汗湿透一次,锅炉旁至少有50℃。”冯博说,慢火车上没有其他饮水装置,喝的每一口水都是同事们一铲煤一铲煤,手工烧开的。

列车继续行驶,终点在益阳站,到达时间是晚上8点36分,考虑路程较长并且要停留一晚,因此加了一节卧铺车厢,专给列车员休息使用。

7275/7274/7273次列车有热水、有卧铺,这样简单的硬件配备,竟然被称为“条件最优越”的一列慢火车。

对于绿皮慢火车来说,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记忆,不光只是锅炉,还有墨绿色车体、上下提拉的车窗、列车员挂在腰间的开门钥匙、还有一路上咣当咣当的声响。

大多数乘务人员都在铁路战线工作30年以上。

老员工:曾从车窗爬出去为下车乘客开门

开关车门、打扫卫生、查验车票……当7274次列车在晚上到达益阳,列车员梁英一天的工作又结束了,她已经算不清到底完成了多少套这样重复的动作。

经历了绿皮火车最繁华的年代,梁英也常和老同事们聊起当年工作的场景。“上世纪90年代吧,那时候坐火车的人太多了,每次火车到站前,我都要做好准备,从车窗爬出去跳到站台,然后从外面把门一开,乘客便一拥而下。”梁英说,当年能够在火车上工作,是全家人的骄傲。

停靠在车站的慢火车。

现在新火车上的设备越来越全,条件越来越好,绿皮慢火车却成了条件最艰苦的岗位了。“这里没有空调,夏天热得衣服从没干过,冬天冷得脚都是麻的。”梁英说虽然硬件差一点,但7275/7274/7273次早上6点上班,晚上8点到站,不用值通宵的夜班,已经算是很照顾老同志了。

“现在我的工作还是打扫卫生、开关车门这些简单的工作,还是那些最熟悉的动作,也是自己熟悉的岗位。”其实除了梁英,绿皮慢火车上大多列车员都是老员工。

“7275/7274/7273次列车上,车队乘务人员平均年龄已经超过了51岁。”长沙客运段综合车队书记郭毅介绍,慢火车乘客也不算太多,整趟列车的工作节奏也不算太快,可能也只有老同志能耐住这份寂寞。

湖南最后的四列慢火车上,大多数乘务人员都在铁路战线工作30年以上,这里有可能是他们在铁路职业生涯上,要坚守的最后一班岗。

(红网时刻记者 张兴莎 徐士洁 怀化报道)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